独角鹿 Antique

微信扫描二维码或者搜索dujiaolu10

添加销售客服可进行在线咨询

身高172,体重不过百,但她却焦虑了一辈子

  • 2021年09月08日
  • 本站
  • 439  |
  • 95
  • 2021年09月08日
  • 本站
  • 439  |
  • 95
原创:杰西
“茜茜,你准备好成为弗兰茨的妻子了吗?”


父亲问出这句话时,眼里半是怜爱半是担忧,茜茜却快乐地应允。16岁的她以为婚姻即是爱情,却不想接踵而至的是为期一年密集的“预备皇后课程培训”,以及维也纳皇宫里的繁文缛节。

640 (24).jpeg
那时的茜茜公主还只是巴伐利亚公爵家的掌上明珠,全然不知道嫁给奥地利的皇帝弗兰茨意味着责任与束缚

成为了奥地利的皇后,茜茜少女时代的一切爱好都被视为不合身份,诞下的3个孩子也都接连被强势的婆婆——索菲皇太后夺去抚养,只因她觉得茜茜是个“愚蠢的年轻母亲”。

婚后仅仅一年,茜茜便在日记里写下这句话:

“ 我每天从金色的牢笼里醒来,手上戴着镣铐。”


640.jpeg

金碧辉煌的霍夫堡,茜茜与孩子们显然不是主人,正中坐着的索菲皇太后才是说一不二的女皇


自由与孩子像手中沙一样渐渐握不住,命运失控的茜茜找到了什么作为精神的寄托呢?



1、只喝露水的仙女


她发现自己唯一能掌控的,是容貌与身材。


越是美丽的人对身材管理越是严格,茜茜也不例外。在焦虑的趋势下,她通过禁食将自己的腰围控制在50cm左右,体重绝不超过50kg,这对于身高1.72m的茜茜来说极为苛刻。


640 (1).jpeg

斗不过强势的婆婆和森严的宫规,年轻的茜茜只能把抚养孩子落空的期待发泄在自己身上,病态地追求纤细与美貌


她的餐桌上常常只有高蛋白流食,比如打成肉汁的半生牛肉,或者用橙子配牛奶,如果哪天多吃了一点便整日不再进食。


640 (2).jpeg

因为常常吃流食,茜茜有一台自己专用的榨汁机


尽管茜茜几乎是只靠露水续命的仙女,她却有一个特别喜爱的食物——Demel工坊生产的紫罗兰雪糕!弗兰茨知道她这个爱好后就常常带她去吃,只为给爱妻带去片刻的甜蜜。


640 (3).jpeg

Demel工坊正对霍夫堡大门,150年后的今天仍旧在售卖当年同款的紫罗兰口味糖果


后来匈牙利向奥地利提出独立,弗兰茨与茜茜两人夫唱妇随合力斡旋,几次谈判后终于提出折衷方案,于1867年建立奥地利-匈牙利二元君主制帝国。30岁的茜茜在丈夫的殷切注视下,加冕为匈牙利皇后。


640.gif

人美心善的茜茜倍受匈牙利人的爱戴,没有她的促进奥匈帝国不会这么快的成立


两顶后冠在手的茜茜立志用更完美的状态迎接自己的子民,次年她还为弗兰茨生下了第4个孩子。一切都看似好了起来,但事实并非如此。

640 (4).jpeg

这幅1865年温特哈尔特绘制的茜茜像堪称美绝,可谁能想到这近乎完美的形象背后,浸满了身为皇后的焦虑以及身为人母的无奈呢?



2、健身房?放家里就好

在冷漠的霍夫堡,从没有人真正在意茜茜的想法。她是美丽的公主也好,是聪慧的皇后也罢,最终只是一个头衔,一个符号。所以她变本加厉地“苛待自己”。

茜茜要么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健身,要么漫无目的地在欧洲旅游。她住过的每个城堡都配有健身房,双杠、吊环、哑铃、击剑等项目是她日常的基础训练。


640 (5).jpeg

茜茜的健身房与卧室相通,想必是为了一起床就可开始运动


当时人们的健身方式相对单一,女性更不会做这样高强度的运动,而且霍夫堡里的每个人都认为皇后把自己挂在吊环上晃来晃去是一件非常不得体的事,因此茜茜受尽了冷眼。


640 (6).jpeg

为保持挺直的骨骼,茜茜选择睡在没有枕头的金属板床上


可她依然我行我素。与健身相配合的是“化学纤体法”。睡觉前,她会泡在满是橄榄油的浴缸里;入睡时又在腰臀上缠着浸满紫罗兰和苹果醋的布,以保持腰部润泽纤细。


640 (1).gif
紧裹的皮革束腰导致茜茜长期都有呼吸障碍及血液循环的问题/用橄榄油沐浴也是茜茜睡前的必备功课,曾有一次橄榄油因加温过高差点把她烫伤。沐浴结束后,需要做一次全身按摩茜茜才会安心入睡

如此匪夷所思的瘦身方式传到宫外,成为了上流社会的笑柄。尤其是在弗兰茨出轨后,一位贵族夫人不加掩饰地嘲讽茜茜:


“ 有谁愿意和满身醋味的女人睡在一起呢?”


640 (7).jpeg

尽管倍受嘲笑,而她的蜂腰身材也确实让当时的女性们追随



3、天生丽质更要保养


茜茜变得越来越敏感、偏激,对皱纹更是零容忍。为此她委托专属药剂师调制一种名为Crème Céleste的面霜,里面混合了蜂蜡、甜杏仁油和玫瑰水,以此来保持皮肤柔软。


640 (8).jpeg

有传闻说这面霜的原料配置时间就长达4个小时,更有可能需要搅拌12小时才得到一罐最终的成品。


她每日还会用生小牛肉薄片当面膜,或者将草莓碎与蜂蜜的混合物敷在脸上,因为她认为只有这样才能消除脸部浮肿并带走皱纹。


她节食、运动、护肤,可与人们想象完全相反的是,茜茜几乎不用化妆品,甚至不喷香水。


640 (9).jpeg

茜茜出行的箱子里只放护肤霜、花露水以及香皂

除非是重大场合需要衣妆衬托,否则茜茜从来就只推崇“自然美”。这与当时涂脂抹粉,以及用奢华的服饰、鞋帽、珠宝衬托女性美的风尚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不少维也纳的贵妇因此认为茜茜不过是个粗鄙的乡下姑娘,容貌也平平。当时奥地利驻巴黎公使夫人,保琳娜·冯·梅特涅侯爵夫人,才是贵妇们公推的第一美人。


640 (10).jpeg
保琳娜·冯·梅特涅侯爵夫人,因有着极强的社交手段一度成为维也纳的交际花


不被认可的健身、护肤方式,无人理解的时尚理念,始终孤独的茜茜的终极放飞方式,是回到童年。



4、最优秀的女骑士


受父亲的影响,茜茜从小练习马术。嫁入霍夫堡后,只有坐上马背才能短暂地回味童年在慕尼黑郊外的青山绿水间策马奔腾的时光,烦恼才会被甩到脑后。


1876年后,已经年近四旬的茜茜还会在每年的狩猎季节,在匈牙利和不列颠群岛一带骑行狩猎,这是她远离皇宫束缚的好方法。


640 (11).jpeg

茜茜愿意为马术豪掷千金,在英格兰与爱尔兰大手笔购置马场,当时有报纸指责她是一个挥霍无度的皇后|图为茜茜曾穿过的马术服和马术帽



骑马追猎是一项极消耗体力的运动,狩猎过程中马匹前进速度很快,同时还要跳跃猎场障碍,只有极少数人才能胜任这种运动,更别谈是深宫中的贵妇。


但陪同的骑士却对茜茜的马术作出了极高的评价:


“ 她骑马时跑在所有骑手的前面,总是出现在最危险的地段。”


640 (12).jpeg

自32岁起,爱美的茜茜便不再拍照也拒绝坐下画像,只因希望人们记住的是她最美的模样。有外人的场合,茜茜一定会用折扇遮面,即使在马背上也不会改变


过人的天赋和长期的训练,让茜茜算得上是当时最优秀的女骑士。但随着年岁渐长,坐骨神经痛让她无法再坐上马背,取而代之的是长途徒步运动。无论风霜雨雪茜茜都要出门远足,而仆从有时还会因为体力不支只能坐上马车陪同。

即使步入晚年,茜茜都维持着活跃的运动生活。她穷尽毕生力量打造的姣好容颜与纤细身材终究是奏效了。除了维也纳那几个对她不屑一顾的贵妇,全欧洲都拜倒在茜茜的美貌下。普鲁士王储妃维多利亚在写给母亲的信中这样说:


“ 我还从末见过如此光彩动人的面孔。她面部的线条并不像肖像上画的那么完美,但在现实中整体却非常迷人,是任何绘画都无法反映的。她看起来是进行了过度束身,其实她这样的身段根本不需要。”


640 (13).jpeg

茜茜美貌的名声在整个欧洲持续了30年


但她真的快乐吗?


官方肖像画里眉宇不曾舒展,偷拍的照片里也鲜有笑颜,年轻时被剥夺了孩子们的抚养权时如此,53岁时独子自杀后亦是如此。茜茜只能策马、徒步、旅行,一步步地远离后位与皇宫,同时也远离了深爱她的丈夫弗兰茨。


640 (2).gif

公主嫁入城堡并不都像童话故事一般美好,16岁的茜茜不知道霍夫堡并不是幸福的终点


弗兰茨从未对茜茜的容貌或者身材作任何要求,他最爱的一张油画便是茜茜长发披肩、以天然去雕饰的一张素颜。这张油画就放在弗兰茨的书房里,一抬头便能看见。

640 (14).jpeg

弗兰茨的书房。抬头看一眼爱妻的模样,便是繁重的国务最好的慰藉


640 (15).jpeg

温特哈尔特/1865年


只是弗兰茨还没有强大到能治愈千疮百孔的茜茜,他们的爱情也没有当初想象的那样所向披靡。如果有来生,希望茜茜初次与弗兰茨相遇时能调转马头飞奔离去,余生只做个不问人事,爱美、爱运动的漂亮公主。


640 (3).gif

一颗对生活充满期待的心,或许足以让人美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