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鹿 Antique

微信扫描二维码或者搜索dujiaolu10

添加销售客服可进行在线咨询

这位热衷“拈花惹草”的翩翩公子,时尚界为何对他俯首称臣?

  • 2021年09月09日
  • 本站
  • 353  |
  • 104
  • 2021年09月09日
  • 本站
  • 353  |
  • 104
原创:凯特

在高级定制泛滥的当下,有一位比利时独立服装设计师虽然在圈内好评如潮,但大众却对他知之甚少:他的品牌不打广告,不做季前秀,每年只推4个成衣系列;设计师本人绝少接受采访,除了在巴黎举办大秀,其余时间几乎都呆在安特卫普老家。


图片

图片

图片
2014年巴黎装饰艺术博物馆,曾为这位服装设计师举办过特展


这位设计师华丽的提花、绣花、印花首屈一指,重手工是他鲜明的标志,但人们却对他的生活、他的灵感来源却一无所知。今天我们就来揭开他的神秘面纱,一探“安特卫普六君子”之一的德瑞斯·范·诺顿的美学世界。


图片
Dries van Noten(1958-)


01、用秀场奏一曲田园牧歌


1958年,德瑞斯出生于比利时安特卫普城的一个高级裁缝世家。22岁那年从安特卫普皇家美术学院毕业后,就投入了时装设计行业,6年后创办了自己的同名时装品牌:Dries van Noten。


640 (1).jpeg
年轻时的德瑞斯


1987年,德瑞斯同5位校友一起驾着一辆租来的小货车,闯入了伦敦时装周,然后在英国设计师的秀场外堂而皇之地展出了自己的时装作品。殊不知这场“野生发布会”竟让安特卫普的时装横空出世,而这6位设计师也因此得了一个雅号:安特卫普六君子。


图片

包括德瑞斯·范·诺顿(右三)在内的6位青年设计师,后来都成长为了撼动时尚圈的大师


我们从来不想成为另一个巴黎。— 德瑞斯曾代表“安特卫普六君子”这样发言


初出茅庐的德瑞斯从来都不想附庸风雅,他要的是立足家乡,构筑一个更为细腻而深邃的优雅世界。所以此后30多年的设计生涯里,除了发布会以外,德瑞斯几乎从未离开过安特卫普。

图片
德瑞斯与“六君子”中的另一位成员Ann

德瑞斯对北方的家乡、生活与植物有着缠绵悱恻的眷恋,它们融化成绵长的丝线,缠绕在每一片Dries van Noten的织物与秀场上。比如1993年的春夏男装发布会上,德瑞斯将现场改造成了露天鲜花集市,让每个看秀的观众都能在闭幕后带走一小束花。

图片
这种北国特有的缱绻舒适,被德瑞斯融入了自己的舞台

2年后的发布会上,他又让模特们在林荫道上骑自行车,这股从北国吹来的清新之风,就这样定格在了那年夏天Dries van Noten的秀场上。

图片
1995年的春夏男装大秀也是对电视剧《故园风雨后》的致敬,贵族少年塞巴斯蒂安与挚友查尔斯骑自行车度过的盛夏是多少人心中理想的假期模样

他善于从各种文化中汲取灵感:拉斐尔前派画家米莱斯的《奥菲利亚》因为失去所爱坠河身亡,德瑞斯仅靠T台上的灯光、布满青苔的地面,以及闪烁其间的花朵,就让奥菲利亚重返人间。


图片

巴黎大皇宫里传出的啁啾鸟鸣与潺潺水声,是德瑞斯对《奥菲利亚》的完美复刻


到了去年秋冬女装系列的印花,就直接来自德瑞斯自家的花园。

图片

他是世界上最成功的独立时装设计师之一。— VOGUE这样评价德瑞斯


这些浪漫得如镜中花、水中月的时尚盛典从何而来?此间的灵感源泉为何生生不息?或许我们能在德瑞斯的宅邸里找到答案。



02、翩翩君子的“伊甸园”


每场大秀结束,德瑞斯总是挽起袖子匆匆谢幕,迫不及待地下班与男友帕崔克、狗狗哈里一起回家,回到那座掩映在葱茏草木之下的“伊甸园”。

图片
离开了舞台的德瑞斯急不可耐地想要切换角色

这幢位于安特卫普郊外的庄园,是十几年前德瑞斯与帕崔克共同置办的,足够承载他一切厚重的思绪,又恰到好处地让他保持与世界的联系。

世界上有太多城市以令人咋舌的速度改变着自己的模样,安特卫普却愿意留着那些属于旧日的、浓烈厚重的美好记忆。— 德瑞斯·范·诺顿


图片

这座庄园名叫Ringenhof,由男友帕崔克以及设计师Gert Voorjans合作打造,是德瑞斯不灭的灵感源泉


这座1840年代落成的新古典主义大宅里,置满了德瑞斯钟爱的古董家具。受酷爱收藏古典油画的祖父影响,25年间,德瑞斯与帕崔克不断地从巴黎或布鲁塞尔的旧货市场里“搜罗”珍宝。


图片

入口处楼梯间上高悬的油画,是比利时表现主义画家莱昂·德·斯梅特的《裸体与花束》(1922)


从“红色沙龙”里的中国风漆柜,到客厅里的威尼斯枝形吊灯,再到那尊曾装点19世纪维也纳银行外的大理石雕塑,这个家日复一日地被德瑞斯甄选的藏品充实着。


图片
图片
客厅里从东方远道而来的漆柜是绝对的主角

图片
枝形水晶吊灯与壁板上的镜子交相辉映

图片
斑驳的海神雕塑让人梦回古希腊神话

德瑞斯不拒绝东西方元素的杂糅,也在行走坐卧的空间内热情地拥抱自然,让花卉与自己的设计作品共同呼吸。

图片
给屏风前的花瓶更换鲜花是帕崔克每天的功课


图片
屏风上繁复的花卉又飞到了德瑞斯设计的锦缎外套上

03、他的灵感库,他的“桃花源”


推开沉重的橡木门,一片广袤的花园映入眼帘。如果说收藏古董是德瑞斯的难以割舍的兴趣,那么打理这片园林就是他除了设计服装之后的“第二职业”。维多利亚风格的花园里,玫瑰与矢车菊争奇斗艳,虞美人独占一隅,金橡树与大丽花守护着花园的边界。


图片
占地55亩的园林由景观设计师Erick Dhont一手打造

图片
道路两旁是牡丹和天竺葵,凉亭边的羽扇豆、虞美人正在盛放


图片


每天上班前,德瑞斯就会化身园丁修剪花枝。招展的醋栗丛会缠住他的衣服,香甜的椴树蜜又蹭在了长靴的鞋跟上;藤蔓的颜色开始褪去,花茎上又生了几星霉点——一切都是些甜蜜的烦恼。


图片
这些花朵以印花、提花、手绘、拼接和刺绣等工艺在成衣上出现,甚至成为秀场装置的一部分


有时一个冗长的会议上,德瑞斯会中途离席并解释道:“雨下了一整周草长得太快了,我得回家除草,时尚必须要等一下。”他就这样“逃”回了家,在花园里采摘番茄与茴香,与帕崔克一起安静地准备晚餐。

图片

烹饪是许多人疗愈的方式,对德瑞斯来说也不例外


图片
餐桌上是重新设计的Mantero刺绣桌布。与帕崔克相伴的25年,庄园里的风景早已成为了融合二人灵魂的“桃花源”

爱犬哈里的吠声在林子里回荡,野凫在池塘里剪出一条水纹,雀鸟振翅划出比天空更深的弧度。这座“桃花源”将那些饱满的生命力筑成了一场盛宴,在Dries van Noten的秀场上、每一季的成衣里上演新的狂欢。

这座房子,这个花园,以及我们的生活方式,都是一种极尽浓烈的状态。— 德瑞斯·范·诺顿


图片

图片
2017年的春夏发布会上,秀场上的装置是冰冻的鲜花,模特最终穿过花冰石走秀


在安特卫普郊外的这座人间天堂、世外桃源里,德瑞斯被“宠坏了”。他每季都用不可思议的时间耐心挑选布料,不断叠加垂坠的内衬,又在外层织物上附着凹凸细腻的提花,最后再提炼出更富有层次的色调。

图片
正在挑选布料的德瑞斯

他也始终特立独行,在许多小有名气的时装公司都被大型奢侈品集团收购的当下,坚持不出售股权,对更加有利可图的香水与彩妆线更是碰也不碰。德瑞斯始终以一种天真的方式构筑那个只属于安特卫普的优雅世界。

图片


从业30年来,德瑞斯是优雅、君子与“细节控”的代名词,可他始终不愿过多地暴露在镜头前,只为保有自己对美与生命力的敏感触觉。在导演Reiner Holzemer几年的“软磨硬泡”下,才答应完成了一部讲述他的时尚创作与花园宅邸的纪录片。


图片
2017年的纪录片《Dries》


如今已过60的德瑞斯丝毫不见暮气,当年开货车闯伦敦时装周时的冲动早已被阅历平复,但他那股忠于自己、潜心创作、认真生活的赤诚,从他依然清澈的双眸中展露无余。


图片


时代愈加浮躁,人人追求潮流,德瑞斯却始终平和谦逊,坚守内心的静谧。就像他的庄园一样,外表朴素内里却繁花似锦。与设计、织物与花卉相伴数十载,华发丛生的德瑞斯·范·诺顿归来仍是少年。


图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