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角鹿 Antique

微信扫描二维码或者搜索dujiaolu10

添加销售客服可进行在线咨询

既有乾隆帝也有梅艳芳,香港这座私人博物馆大有名堂!

  • 2021年09月14日
  • 本站
  • 542  |
  • 95
  • 2021年09月14日
  • 本站
  • 542  |
  • 95
原创:小鹿




01.jpg
两依藏博物馆外观


相比很多大型公立博物馆,大部分观众对位于香港上环荷李活道的两依藏博物馆可能了解甚少。然而,这座博物馆以其独特魅力,持续吸引着各国策展人、专家等等。该馆藏品更曾被借至故宫博物院、伦敦Goldsmith’s Hall等重要机构展出。

这座私人博物馆由香港金融界知名人士冯耀辉创立。冯先生有数十年的收藏经历,其明清家具藏品享誉世界。欧洲珠宝粉盒也是冯先生的收藏爱好之一,收藏了1880年代至1960年代的卡地亚、宝诗龙、梵克雅宝等著名品牌之作,藏品中还有曾属于英国玛格丽特公主、梅艳芳的粉盒。

如今,两依藏由冯先生的女儿冯依凌(Lynn Fung)女士担任馆长。小鹿自年初起就渴望采访冯女士并呈现馆内展览,却因疫情等原因迟迟未有成行。幸而,我们终于在近期完成了采访。

关于两依藏博物馆近期展览《耀辉百宝》小鹿也请此次展览策展人方颢谚介绍了这一展览。这个藏于闹市中的世界级私人博物馆有着怎样的故事?一起来看看吧!

专访两依藏馆长冯依凌


我认为举办超越人们期待的展览,是策展人的责任,因为博物馆具有更重要的教育使命。



补1.jpg
两依藏博物馆创始人、香港收藏大家冯耀辉的女儿冯依凌,如今,她是两依藏博物馆馆长/图片由南华早报拍摄


Q & A

能否讲讲两依藏的创立故事,这座博物馆是在什么机缘之下诞生的?


两依藏博物馆的空间于2014年正式落成,但这个项目实际已经进行了近40年。我的父亲冯耀辉是一位收藏家,最初专注于收藏黄花梨和紫檀制的明清中国古典家具,随着他的私人藏品数量不断增加,他开始寻找储放和展示藏品的地方。

补2.jpg
冯依凌站在两依藏博物馆馆藏明清家具之间

当博物馆现位于荷李活道的空间在出售时,他觉得这是一个非同寻常的机缘。他的不少藏品购于荷李活道上的古董店,同时,这个空间的大小足以展示他的珍藏,更能有机会与公众分享。
 
04.jpg

两依藏博物馆《耀辉百宝》展览现场


Q & A

两依藏的明清家具收藏多达四百多件,放大到整个世界范围来看也是非常出色的明清家具收藏数量。那么目前馆内印象最深刻的明清家具是哪一件呢?


两依藏博物馆馆藏最重要的藏品之一,是为乾隆皇帝所做的一座紫檀佛龛。它之所以重要的原因之一,是其来源不容置疑:佛龛背面刻有四种语言(汉语、满洲语、蒙古语和梵语)以说明这件物品的用途及对象。

05.jpg

佛龛

1769 年(乾隆三十四年)
紫檀

高 109 x 宽 63 x 长 54 厘米

两依藏博物馆藏


06.jpg

佛龛背面刻有四种语言(汉语、满洲语、蒙古语和梵语)以说明这件物品的用途及对象。



07.jpg
2016年,两依藏博物馆与英国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V&A)合作举办展览“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之英国银器珍藏”,展出从16世纪至2005年的46件V&A馆藏银器,这些银器是首次在亚洲展出。

Q & A

此前两依藏与V&A博物馆曾有合作,向V&A借展古董银器,那么和国际大馆合作是一次怎样的经历呢?


那是一次令人大开眼界的经历。诚然,每个博物馆拥有自己独特的运营方式和规则,但能与如此知名的大型博物馆合作,对博物馆的所有员工而言都是难能可贵的学习机会。

08.jpg
“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之英国银器珍藏”展览现场

09.jpg
有盖汤碗带底座
Jean-Baptiste Claude Odiot
法国,巴黎
约1819年
高38厘米
V&A博物馆馆藏
两依藏博物馆展出


我的父亲在考虑一件艺术品能否被纳入他的收藏时,始终遵循三条标准:

“真、稀、美”。



Q & A

私人博物馆的馆藏量始终有限,可能不像V&A这样的大博物馆,那么每次展览主题是怎么决定的呢?

 
挑选展览主题的方法有多种,其中之一就是聆听访客的反馈。比如上面提到的英国银器展中,我们非常荣幸能与英国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合作,他们出借的藏品,特别是精美的吉尔伯特收藏(Gilbert Collection)系列尤为出众;然而我们收到的访客反馈却参差不一。可能的原因之一,或许是两依藏博物馆以中国古典家具收藏著称,所以访客看到银器展或感到不解。

10.jpg
“维多利亚与阿尔伯特博物馆之英国银器珍藏”展览现场


11.jpg

茶具一套

Pavel Ovchinnikov

1876 年
银镀金和掐丝珐琅 

多种尺寸;托盘直径 39.7 厘米

两依藏博物馆藏


话虽如此,我们不能仅根据市场的需求策划展览:我认为举办超越人们期待的展览,是策展人的责任,因为博物馆具有更重要的教育使命。因此,实际上我们将在2021年再次举办银器展,呈献来自博物馆珍藏的银器藏品,不过我们将会尝试在展览方式上比之前有所改进。

12.jpg

两依藏博物馆展览中的日本珐琅瓶


Q & A

最近两依藏又收藏了什么新藏品呢,可以和读者介绍一下它的故事吗?


我们从未停止购藏的脚步:近期的收藏范围扩展至日本的装饰艺术领域,并以此大幅增加了我们的永久藏品规模。目前,博物馆拥有数量可观的日本发饰,以及主要为银质的日本烟管(kiseru)收藏。

13.jpg

日本发梳

19世纪

莳绘,母贝

长 9.6 厘米

两依藏博物馆藏


14.jpg

日本烟管

玉光斉一寿

1876 年
明治时期(1868-1912) 

银,赤铜,铜,金

长24.6厘米

两依藏博物馆藏


Q & A

两依藏未来的收藏目标是什么?

 
我的父亲在考虑一件艺术品能否被纳入他的收藏时,始终遵循三条标准:“真、稀、美”

15.jpg

化妆盒

佚名俄罗斯工匠
约 1910 年代

银、珐琅和钻石 

高2.5 x 宽3.4 x 长 7.7 厘米

两依藏博物馆藏


16.jpg

晚宴袋

佚名工匠
约 1910 年代

金、钻石、红宝石和蓝宝石 

高 12.7 x 宽 10.2 厘米

两依藏博物馆藏


而我们现在考虑艺术品能否能进入馆藏,其判断标准则根据藏品类别而异。正如你之前提到,两依藏博物馆拥有全球顶尖的中国古典家具收藏,所以一件家具要能被纳入馆藏,那它必须是出类拔萃的。


17.jpg

多宝阁

19世纪末20世纪初
木,漆,母贝
高 167.5  x 宽 95.5 x 深 38 厘米

两依藏博物馆藏


18.jpg

大型立屏

19世纪早期
紫檀,大理石
高 210 x 宽 157 x 长 93 厘米

两依藏博物馆藏


但另一方面,我们的珠宝粉盒藏品系列中,很轻易就能找到相对薄弱的类别(例如拥有波斯或印度图案的粉盒),因此收藏相应的藏品以充实我们的收藏就很有必要。

19.jpg

钱包

 (传) I.D. Saltykov

约 1880 年代
银、珐琅和扣板
高 1.8 x 宽 7.7 x 长 8 厘米

两依藏博物馆藏


20.jpg

舞会笔记本

Antip Kuzmichev

1894 年
掐丝珐琅和银镀金
高 1.6 x 宽 10 x 深 6.8 厘米

两依藏博物馆藏


Q & A

对于想要创立私人博物馆的藏家,您有什么建议?


在筹建博物馆时,务必要同时考虑博物馆的硬件和软件设施。博物馆能位于一栋雅致的建筑内,并拥有最先进的基础设施和卓绝的藏品,当然很好。但若没有出色的策展人,经过精心策划并富有启发性和吸引力的展陈计划,以及配套资源,例如图录及线上档案库,那一切都毫无意义。

21.jpg
两依藏博物馆展览《耀辉百宝》图录封面

同样要谨记的是,博物馆应该成为社区的一部分:它不应该存在于一个气泡内,而是时刻反思如何能为其所在社区服务,并与当地社区紧密连结。

专访策展人方颢谚


Q & A

举办这次展览的初衷是什么?您希望前来观看展览的观众能够得到怎样的体验呢?


《耀辉百宝》跟之前的展览比较专注于表面装饰艺术的技术部分。希望观众能透过了解不同的表面装饰艺术背后的技术,更深入地欣赏展品的工艺。

22.jpg

因此这次展览的策展上跟以前的也有一点分别,在每一个部分我们也会加播一段短片介绍其工艺的制作过程,亦有展示一些工艺制作的原材料,希望加深观众对每一种装饰艺术的认识和了解。
 
23.jpg

两依藏博物馆展览中的日本莳绘书棚与厨子棚


Q & A

这次展览中的日本莳绘漆器,大多有着不同的功能和使用途径。那么这些藏品是如何展现当时的家庭生活细节呢?


展出的日本莳绘工艺品中包括饮食器皿、书写工具、烟管、和家具,他们都能展示当时的生活细节。例如展览中展示的两套架(日文为“棚”),其中一件为书棚(用作放置书写用具和文件书本),另一件为厨子棚(整理梳洗用品和化妆品的架)


24.jpg

一套架子

十九至二十世紀

木胎莳绘

高89.5 x 宽90.5 x 长44.5厘米

两依藏博物馆藏


江户时代的大名家在女儿出嫁时会准备一系列嫁妆,其中会包括“三棚”,即厨子棚、书棚和黑棚。

25.jpg
展览中出现的日本莳绘架子上,有极其精妙的细节

观众可透过两个棚的仔细装饰了解当时日本上流社会人士对于嫁妆,以及日常用品的要求。尺寸比较小的展品亦包括矢立和烟管,做工仔细不比大型家具逊色,反映当时日本人在不论书写或吸烟等生活细节上的要求。
 


26.jpg

重箱

梶川文龍斎(约 1751–1817 年)

十九世紀
木胎莳绘
(组合后) 高 26.7 x 宽 20.3 x 深 18.9 厘米

两依藏博物馆藏


27.jpg

重箱上的莳绘细节


Q & A

除了莳绘漆艺,还有另一种东方工艺也作为重点展出——百宝嵌。可以为我们的读者重点介绍其中一件百宝嵌藏品吗?


28.jpg
《耀辉百宝》展览现场

百宝嵌部份的其中一件重点藏品是一件17世纪的黄花梨嵌百宝小盒。以博古主题装饰,此小盒的百宝嵌材料除了珍珠母和半宝石外,还包括雕漆。仔细观赏小盒的盖面,不难发现叶子以绿色漆堆填在工匠预先雕刻的空间,再以细腻的工艺雕刻上叶子的脉络。以雕漆作为百宝嵌的其中一“宝”不论在我们的馆藏中,或一般百宝嵌工艺亦比较罕见。

29.jpg

黄花梨嵌百宝盒

十七世纪

黄花梨、珍珠母、漆和半宝石 

高 7 x 宽 12 x 深 9.3 厘米

两依藏博物馆藏


Q & A

珐琅其实是一种非常古老的工艺。19世纪后半期欧洲珐琅工艺再次兴起,和当时东方珐琅文化有着怎样的联系呢?


30.jpg
展览《耀辉百宝》现场的俄国珐琅

展览中展出法国、日本和俄罗斯的珐琅工艺品。各文化的珐琅工艺于不同时间达到高峰,例如日本的明治时期,和法俄时期。

31.jpg

粉盒

Faraone
约 1950 年
金和珐琅
高 1.7 x 宽 6.1 x 长 8.4 厘米

两依藏博物馆藏


32.jpg
这款约1950年制作的粉盒施有多色珐琅

33.jpg


34.jpg

茶具一套

Antip Kuzmichev

1899–1908 年 

银镀金和掐丝珐琅 

多种尺寸;托盘长度 38.1 厘米

两依藏博物馆藏


珐琅工艺由近东地区首先发展,最早的工艺品可追溯至公元前12世纪。工艺随战争和通商被带到世界不同文化地域,再被当地工匠吸收而发展成其文化独有的工艺,例如日本的“七宝烧”不单为单纯的掐丝珐琅,亦发展出日本独有的“有线珐琅”和“无线珐琅”等技术。
 

35.jpg

花瓶  

安藤重兵衛 (1876–1953 年) 

二十世纪
掐丝珐琅和银
高 15.2 x 直徑 15.4 公分

两依藏博物馆藏


36.jpg
安藤重兵衛珐琅花瓶上的精致细节


Q & A

个人最喜欢的展品是哪一件呢?


其中一件我最喜欢的展品是Khlebnikov制的珐琅碟。直径只有19公分,但碟上的装饰十分精美和仔细,而且包含多种工艺,包括最外围的掐丝珐琅、中间的扭索珐琅和碟中央的内填珐琅。


37.jpg

盘 

Khlebnikov

1908–1917 年

掐丝珐琅和银镀金

高 1.3 x 直径 19 厘米

两依藏博物馆藏


Q & A

《耀辉百宝》主要展出了三种工艺——中国百宝嵌、日本莳绘漆艺,以及欧洲珐琅。其实展览并不仅是在讲述工艺本身,也体现了当时的东西文化交流。那么在你看来,这些工艺对于文化交流起着怎样的促进作用呢?


这些工艺品正正反映了东西的文化交流。举例说漆艺因为漆树的生长地理位置而为东亚的一种独有工艺,于16世纪被葡萄牙和荷兰商人带到西方。20世纪初的西方流行“中国风”和“日本风”的工艺风格,因此可以看到当时的珐琅工艺品模仿中日的漆器。

38.jpg
展览中约制作于1930年的梵克雅宝粉盒珐琅图绘


闹市中,仍有人维护着艺术的净土。
香港见证着东方与西方的碰撞与交流,
而两依藏同样也是融合东西文化之所在。
从私人收藏到面向世界,
他们始终坚持着“真、稀、美”的理念,
让倾注了岁月的珍藏重焕光芒,
以巧妙融汇的方式呈现给世人,
正如本次展览之名
——耀辉百宝。



两依藏博物馆馆址:香港上环荷李活道181至199号
入场费:每位港币200元(已包括导赏团)
当前展览:《耀辉百宝》
开展日期:2020年5月19日
时间:星期二至六上午10时至下午6时(需预约),星期日,星期一和公众假期休馆
预约邮箱:visitors@liangyimuseum.com


采访 | 翁宝婷
编辑 | 黄婷怡

本文图片除特别标注外均由两依藏博物馆提供